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校友工作 >> 校友寄情 >> 正文

赵志明:疏雨轻打梧桐叶,明​月撼动桂花香

作者:时间:2019-03-13点击数:

  

 

 

江苏常州人,毕业于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。豆瓣阅读人气作者。

 

出版四部小说集《1997年,我们买了螺蛳,却没有牙签》《我亲爱的精神病患者》《万物停止生长时》《青蛙满足灵魂的想象》。

 

2014年获得第12届华语文学传媒大奖“最具潜力新人”奖项。

 

 

 

 

毕业弹指十五年,曾多次回南京,必和三五同学故旧相聚于南师母校左近,目光飘向之处,必定是巍峨中大楼。宁海路上,有南师东正门,行经路过目瞥处,三座古色古香的建筑南西北三向环绕大草坪。略往南,有侧门,沿侧门一路向西,是一道卵石铺就的大斜坡,斜坡尽处,左手是当年焕然新建的田家炳楼,右手便是一直古色古香的中大楼。若不走斜坡,斜坡右侧三十米平行处,另辟蹊径,可拾阶而上,或五七之数,起于花园小水池,夹道树木蓊郁,终于中大楼,地势豁然开朗,石阶一改嶙峋斧削之姿,匍匐于地,平展恭顺,几步涌至中大楼,两旁为草坪,草坪上有松柏若干,有花桂若干。至此进入中大楼,迎面是两幅楹联,上书“求真道可师,集美身垂范”,金光闪闪,直指人心。有鲁迅像(孔子像?),和花园小水池处的孔子像相隔千载而互为呼应。


这就是我印象中深之又深的中大楼。记得宿管科的一位老师当时批评卫生情况不好的男生宿舍,一则言何谓Nanjing Normal University,即师范之寓意;一则言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,即教育的大义。大学所在,百年殿堂,风云之会,确实藏龙卧虎,厚积薄发。

 

记忆里的中大楼,虽然在位置上踞立于坡顶之上,颇有孔夫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襟怀抱负,却又内敛沉默自守,深深地嵌入植根立足之地。中大楼一层的教室好像是把山壁凿空而成,地势陡然半陷,很像是半地下室。当然,这也有可能是古老建筑带给人的错觉,那种处身世外的镇静和情陷其中的沉重,让中大楼像吃水很深的船只,也因为此,让在船上的我们,感觉到安心又快意,虽没有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情逸致,但也能乘风破浪如履平地平安抵达。

 

中大楼的奇怪空间感,可能也有时间的错落感,让当年的我总感到分外眩惑。譬如说树,有森森梧桐,环荫四周,坐在教室里,总会惦念着看向窗外,或有行人一二,其中可有丁香般的姑娘?或有落叶三五,是不是也承载着死亡之静美?丁香悄然远去,静美飘然落地。目光流连逡巡,地上有光斑七八,绵延至远处形成阳光的瀑布和大海,而没有醉舟横陈。近墙角处是苔痕几抹,隐然不见,也许通往梧桐树中的古国。

 

这就是我记忆深处的中大楼,窗户的每一格玻璃,都像取景框,总是在不经意间,和景语情语不期而遇。若是彼时彼刻,此时此刻,来时来刻,手畔是韩东的《郊区的一所大学》诗笺,或是叶兆言的《老南京》风物,或是聆听昔日老先生们激情教学的掌故,踏上课桌诵读郭沫若的《女神》,或者是放映《死亡诗社》,重新沐浴在“我的船长”激昂而欲泣的情绪中,是何等的享受。有时刮风,有时下雨,有时风和日丽,有时天又阴沉,上午和下午,再到晚上,景色心绪又是一变。清冷的月夜,有暗处虫鸣,有鸟儿或小猫的呢喃,有花草弥漫的香味。在随园,在中大楼,谁没有陶醉在沁人心脾的桂花香中呢?


 

版权所有: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 学院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宁海路122号中大楼 邮编:210097
联系电话:(025)83598452 电子邮箱:03363@njnu.edu.cn